第二次相遇/第二次告别

2019-08-13 16:00

這是一片充滿童真的推文

請跟着小黃老師的腳步

回憶快樂的瞬間。

(因為小孩子們不p圖都很好看,

所以小黃老師認為自己不p圖也很好看)



第一天碰上趕集,鎮上趕集每五天一次,水果衣服鞋子各種小吃應有盡有非常熱鬧。


碰上幾位賣水煙的大爺,給他們拍了一張,先隻是端正地站着,後來中間的大爺覺得要把水煙拍進去,擺一下pose,于是有了上面這張三人舉着水煙,喜笑顔開的照片。


趕集時還碰到了小曾,去年參加夏令營的五年級學生,我瞬間叫出他的名字,尴尬的是他好像有點記不得我了...(可能是因為我教六年級)


去年六年級的學生,因為要上初一了不能報名,手上提着趕集時給我買的禮物。

去年面對我的鏡頭都會興奮地比剪刀手,今年突然害羞了許多,要麼回頭要麼捂臉,可能是長大了吧。



每一張合影都透露出小黃老師的艱辛娃長大了,都不好意思了

還有一些去年小黃老師就認識的小孩,今年又回來看我,在此要和保安大哥道聲歉,每天都私自接小孩來學校玩,讓大哥非常為難,對不起!


Jack和至尊寶

看來是很喜歡我紮的小辮


娜娜和她的假牙


婷婷和官潔

後來婷婷告訴我,微信和我的聊天背景用的是我的照片,每次看到既開心又難過。


當然還有一部分手機裡的自拍和躲避我鏡頭模糊的轉身,能再次見到他們真的很開心。


一些奔跑

-RUN-

和我同姓的小黃
和毛毛蟲姐姐是好朋友


上體育課的娃,簡單的跑步熱身都無比開心



一些笑容

-SMILE-

這個小女孩(小仙)每次面對我的鏡頭都非常害羞,還是被小黃老師抓到啦。


五年級最調皮就屬這前後桌四位
但是還是很可愛嘻嘻

籃球很棒的小石
特别喜歡送棒棒糖
寫給我的信裡說覺得我更喜歡小徐
他有些失落
但是對他們的愛都是沒有條件沒有分别的
調皮、聰明心思細膩的小石
我也超愛!

一些搞怪

- FUNNY -

咆哮的
發現我在給别的小孩寫小紙條
告訴我他也想要

看剪刀手小石!
喜歡數學,非常博學的俸俸
不僅模特當得好,攝影技術也很棒
是四班的豪哥,相當有威望
重點強調!說我是他唯一的老大!


他還說夢想是以後考上北師大
畢業了再回大寨教書

重情重義至尊寶

長高啦

可愛的小毛毛也是我去年認識的小孩
因為知道我中途要走
所以每次牽我的手都帶着悲傷
她哭得很小聲,但是卻很清晰


課間嗑瓜子的徐大爺


一些認真

-HARDWORKING-

哼哼小徐上課偷偷看我的鏡頭,被我發現啦。



一些籃球

- BASCKETBALL -

去年就認識的梁哥
是我走之後和我聯系最頻繁的小孩之一

梁哥語錄:
“小黃,為你哭過一次了,不會再有第二次!”
“上次哭了兩噸眼淚,已經幹了!”
“小黃老師你别說了,你說我又要哭了。”

梁哥幫我扶住重重的鐵蓋,怕砸到我頭(要不是他經常提醒我這件事,我會更感動),告訴我他要向成績好的同學學習,每次會給我發10 的戳一戳,希望他能喜歡這次我送他的書。


我給他們上最後一節課時
小越聽得很認真
好像在思考些什麼
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一些奇妙

-MARVELLOUS-

飛騰起來的小徐
喜歡曆史,喜歡考我
送給我了一本書
《做最好的自己》
裡面教化妝,穿衣搭配
我好像明白了些什麼...


小徐問我記不記得我們怎麼認識的,我叫他說說看,他說那天我前面抱着小棕,小藍站在旁邊,我走過去問他叫什麼名字,他告訴我了,結果第二天考我,我沒記住,又重新介紹了一遍,第三天記住了,還給他起了個外号,叫小六,因為他60斤,今年小徐說他62斤了

教學樓,藍天,群山,真美


一些合影

-TOGETHER-

這張是小徐攝影師拍的


要走的前一天,我毛笑不出來


小黃老師吃着小朋友給的棒棒糖,比的剪刀手很明顯格格不入。
中間的小棕最喜歡欺負我
本來一直拒絕和我合影,想起我請他喝牛奶之後還是拉着我照了幾張。
走的前一天下午,看着他和小徐互相摟着抹眼淚,他走進教室之後,我在門口瞧了瞧他,小棕把書立起來擋住自己臉,不讓我看見他哭。



一些可樂

-COLA-

俸攝影師作品

每次看見他們喝碳酸飲料,我就要說他們。
“要少喝,牙齒要喝壞的!”
第一次被她們逮到我買可樂,我說我三個月才喝一次。
沒想到第二次買又被抓包,我尴尬地說小黃老師半年就喝這兩次。
人還是不能撒謊啊,首先要自己做好榜樣!


一些風景

-SCENERY-

離雲很近的地方,心和心的距離也很近。


瀾滄江邊的碼頭和人家,感謝羅校長的熱情款待,能認識對鄉村教育如此上心的老師真讓人感動。

如果大家有耐心翻到了最後就聽我唠最後幾句吧。

在走的那天晚上打電話和江蔓說了好多,過度悲傷加上瀾滄江啤酒上頭,江蔓說像在哄一個小孩子,睡了迷迷糊糊兩個小時起來甚至都記不清和江蔓講了哪些内容。
 
第二天早上May把我送上到雲縣的班車,我耗盡最後的悲傷颠簸出寫給孩子們的矯情文字。其實從第一天再回到大寨的時候,我就在内心裡無數次排練告别的場景,一些第二次見面的孩子可能和我想的一樣吧,就像小毛,和我一起倒數離開的時間。

那天熬夜拍星空的時候,特别想把小孩們都吵醒,讓他們和我一起看星星
中午碰到不回寝室午休的小孩,嘴上趕着他們回去睡覺,實際上想他們每個中午都能在教室和我無厘頭地聊天。



 
很多人會問我去支教之後的感受,我現在也講不出什麼道理,是給他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還是對自己有了重新的探索,可能都有吧,我很感謝他們,對孩子們的付出,他們會加倍回應給你,要是沒有遇見他們,我可能不知道自己可以不計較得失去付出,我可以變成一個更會表達感情的人,他們的世界很簡單,他們無條件分享,無條件用善意揣度每一樣新鮮事物,他們的愛不斷刺激着我内心中最純良和柔軟的部分,他們光着腳丫在陽光下賽跑,往你懷裡塞最愛的棒棒糖,看見你坐在階梯上就奔跑着沖向你,即使你隻是和他們有過簡單幾句交談,不到一個星期時間的相處,也會在你走的時候給你塞一個小紙條,用稚氣的筆觸告訴你他們的不舍。
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精彩,他們的世界純粹快樂,趕集的時候看到攤位上的中年人多過同齡人的辛苦和操勞,總害怕有一天他們也會被生活的瑣碎打敗,也會因為種種無奈變得不快樂,想到這裡總是會有些難過。
 
Bob Dylan的“Forever Young”是晚自習下課和幾個小女孩躺在操場上看星星時不停在腦海裡回響的歌,我希望時間永遠停留,希望他們永遠是這副天真的面孔,我也永遠是他們的小黃老師。

我希望他們能找到隻有自己才看得見的世界,在那裡有絕對的自由和快樂。

因為快樂這麼多,離别的悲傷這麼清晰,所以我知道,我一定會再回到那個地方。

想關注小黃老師的

可以關注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