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264 沖動是魔鬼

2019-08-13 15:00

     午後時分,林覺帶着白冰和高慕青在那小跟班阿生的領路之下來到東城外的海邊碼頭查看情形。果然,海冰已經覆蓋了大片的海面,距離海岸越近,海冰越是結的厚。據那少年阿生說,這裡的海冰從十一月起開始便有了,随着時間的推移,會越來越厚。海冰初起時,船隻還可以沖破一片片的浮冰,待到臘月新年時,海冰最厚處将要達到半尺,那便無可撼動了。倘若再下幾場雪,雪和冰都凝固在一起,更是白茫茫一片就像陸地一般。這時候漁民們捕魚的唯一辦法便是在冰上鑿洞垂釣,除此别無他法。 

    站在碼頭上,看着眼前海冰層疊一直綿延往大海深處的情形,林覺甚是憂慮。饒是他智謀超群,卻也想不出能解決此刻情形的辦法。 

    阿生說,此刻若是想要乘船出海,必須要将船隻在冰上拖到幾裡開外的地方,那裡才有海面。但這麼做極其危險,越是遠離碼頭,海冰越是脆弱,很容易落水。海水冰冷,落水必死無疑。另一個危險是,冬季海上風浪極大,經常有暴風雪肆虐,這時候就算是最有經驗的漁民也不會去冒險,誰要是敢出海,無異于是自尋死路。 

    聽了這些話,林覺更是心情不好。林覺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實在不成便原路返回,趕回伏牛山落雁谷得了。待明年春天再來探查一番。但是林覺還沒做過這種半途而廢的事情,一想到白跑一趟,心中便煩惱的很。回來後,也不在收購現場湊熱鬧了,回房倒頭呼呼大睡,索性不去多想了。 

    次日上午,田縣令沒有露面,也沒有派人來告知自己任何消息。林覺心中頗為失望。到了中午,田縣令還是沒來。林覺懷疑這姓田的是沒辦好事,生恐自己停止收購,所以拖延時間。待自己将渤海縣的幹貨收完了,再來告知自己他無能為力。這些幹貨便都砸在自己手裡了,自己便隻能自認倒黴了。 

    但林覺顯然是誤解了,午後未時,林覺正坐在房中發呆的時候,孫大勇進來禀報說,田縣令派人來告知自己去城東碼頭接船。說他幫自己弄了兩艘鐵皮大船來了。 

    林覺驚訝不已,忙披上裘氅帶着衆人趕往東城碼頭。但見遠處海面上,兩艘黑乎乎的大船正乘風破浪往碼頭而來。還隻有數寸厚的海冰被船頭碾壓切碎,遠遠的便聽到喀拉拉的碎裂聲。 

    兩艘大船靠近時,更能看到船頭有人操縱重錘在船頭兩側的冰面上錘擊。原理便是将重物以機軸拉起,然後松脫墜下。轟隆一聲便可将一大片海冰打破。而鐵皮船便可輕松碾壓過那些冰碴冰塊,照常航行了。這其實便是兩艘破冰船。此刻可用這種辦法,冰層若是再厚些,怕是便不成了。 

    一個時辰後,兩艘船開出一條裡許長的通道抵達碼頭邊,跳闆搭上,田縣令喜滋滋的從跳闆上下來。林覺哈哈大笑着迎上去,大聲道:“縣令大人還真是說到做到了,居然真的借到了船來。真是讓人驚訝。” 

    田歸林哈哈笑道:“幸不辱命。還好知府胡大人跟我私交不錯,幫我去一道說了這件事。這才弄了這兩艘船。實不相瞞,這兩艘船是舊船,是靖海軍淘汰不用的鐵皮破冰船。靖海軍換了新船,這兩艘船丢在濱州碼頭裡停靠着。本已經不能開動了,是我連夜請了工匠修補了桅杆,加固了船艙,重新安裝了破冰錘,這才開回來了。” 

    林覺點頭贊道:“辛苦辛苦,有勞有勞。原來如此。” 

    田歸林道:“雖然船舊了些,但隻要不出遠海,倒也無妨。你不過是運送這些幹貨罷了,倒也不用去遠海。而且這是廢棄的兵船,倒也符合你的要求,兵将并不會随船而來,隻當是廢棄之物。不過租借的價格不菲,船上那些我從濱州幫你物色的幾十名船工也得給銀子。我想方東家應該不會怪我自作主張吧,我都替你談妥價錢了。” 

    林覺哈哈大笑道:“縣令大人如此上心,我感激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怪罪。兩艘船要多少錢的租金?” 

    “一天五十兩,上面的船工工錢一天五百文。以今日算起,直到船隻送回,人員歸來為止。貴是貴了點,我知道。但是沒法子,靖海軍指揮使已經很給面子了,實在不好意思還價。”田歸林道。 

    “不貴不貴,哈哈哈,太好了。這下我可放心了。”林覺舒心大笑,發自内心的高興。沒想到天無絕人之路,這件事居然就這麼搞定了。船雖破了點,但顯然是能用的,林覺也不會要求太高。價格其實跟林覺心裡想的價格相比低了太多。這兩艘大船一天隻需五十兩銀子的租金,簡直可以稱得上是便宜的很了。 

    這個結果讓林覺很是高興,他恨不得立刻便乘船離開前往蛇島,但知道不能操之過急,免得惹來懷疑。當下吩咐今日連夜收貨,明日一早便将幹貨搬運上船離開。原本渤海縣的海貨收了兩天之後已經所剩無幾了,又有了時間的限制,百姓們更是抓緊時間賣貨,當日二更時分,基本上收的幹幹淨淨。 

    當晚貨物便開始裝船,百姓們自發的來幫忙,你擡我扛,用了不到一個時辰,便将所有貨物打包裝船。兩艘鐵皮大船裝的滿滿當當的。 

    次日一早,林覺等人早早起床,一行人打點妥當結賬離開。出了客棧大門時,門口黑壓壓竟然全是當地百姓。林覺詫異相問,才知道他們居然是來送行的。林覺心中甚是感動,百姓們的感情是樸素的,他們将林覺一行此來的行為視為恩典,對林覺等人極為感激,故而在方東家要離開的時候,他們主動前來送行。 

    事實上林覺也确實施了恩惠給他們,而且比他們想象的更大。這些幹貨海貨,林覺其實一點用也沒有。這些東西不可能運回落雁谷。這些臭烘烘的海貨,很多人都是不愛吃的,根本連碰都不碰。更别說要走這麼遠的路運到落雁谷了。林覺甚至已經想好了,這些東西還不如半路上找個地方給送了。若不是為了掩飾身份,林覺都想将這些東西全部留下來,一包也不帶走。但那樣做,自己這個商人的身份便露陷了,必會引起懷疑。 

    在衆百姓的簇擁下,林覺一行頂着清晨凜冽的海風到了碼頭。登船之後,尚未起錨。田知縣帶着十幾名衙役随從趕到了碼頭,連聲高叫要上船。 

    林覺命人搭了跳闆,田歸林用披風裹着一壺酒上了船頭,大聲笑道:“方東家,本官來給你踐行。本官說了要請你喝杯水酒的。” 

    林覺啞然失笑,拱手道:“田縣令真是個講情義之人,好好好,這酒我喝。” 

    田歸林笑道:“你我萍水相逢,但我卻對你有一見如故之感。雖然說來日方長,但是人生之事,誰能預料?或許今日一别,今後便無法再相見。本官不是說你不守信用,而是說世事無常,沒人敢預料以後的事情。所以,這杯酒我若不跟你喝了,以後怕是便喝不了啦。” 

    林覺點頭歎息道:“說的也是,世事變幻無常,世道也不安甯。确實不能預料。” 

    田歸林就在甲闆上斟滿兩杯酒,端起一杯舉起道:“來,幹了這一杯,祝願方東家一路平安,順利抵達。” 

    “多謝。”林覺舉杯一飲而盡。 

    田歸林斟滿第二杯酒,對林覺道:“第二杯酒,我祝願方東家好人好報,得享福報,财源滾滾。來年再來我渤海縣時,最好能在我渤海縣設個鋪子,到時候來往方便,做生意也方便了。” 

    林覺呵呵笑道:“田縣令還是念念不忘為了你渤海縣百姓謀得福利啊。可真是個好官。” 

    田歸林道:“那是自然,本官肩負本縣四萬百姓的生計之責,自然要為此盡心盡力。本縣可不像我大周一些官員,隻顧自己,不顧百姓死活。我大周之所以綿延百世至今,還不是因為百姓擁戴朝廷之故。我不希望出現百姓仇恨官府,甚至因為活不下去而揭竿而起的情形,那便是我等這些大周讀書為官人的失職和恥辱。” 

    “說得好,幹了!”林覺大贊着,舉杯和田歸林喝光第二杯酒。 

    田歸林又斟滿兩杯酒,舉起一杯對林覺道:“這第三杯酒……” 

    林覺笑道:“這第三杯,我看咱們得想個好彩頭。我看田縣令也是憂國憂民之人,在下雖隻是一名商賈,但也一樣希望大周興盛,百姓安定。我看,這第三杯酒,我們便祝願大周國運昌盛,國泰民安如何?” 

    田歸林激動的點頭道:“好,好,這個口彩好,便是這樣。我輩無論是官還是民,但我大周子民,都該努力,讓我大周國泰民安,百姓安居樂業,這才是至理。來,幹了。” 

    兩人一碰杯。仰脖子将酒一飲而盡。之後二人依依惜别,這才拱手作别。田歸林帶着人下了船,林覺命人收起跳闆,起錨升帆,大船緩緩離開碼頭,沿着昨日開辟的冰道緩緩駛離。 

    直到大船已經離岸很遠,岸上田歸林和一幹百姓依舊在碼頭上揮手作别。大船漸去漸遠,終于成了兩個小黑點時,衆人才慢慢的散去。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