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才到廢柴,他卻讓所有看低他的人被啪啪打臉!-【小說】

2019-08-13 07:00



“李浮塵,再練十年你也不是我對手。”


砰!


練武場上,面容清秀的李浮塵跌飛出去,打飛他的是一個青衣少年。


“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三招就敗了。”


“這已經是一年來,李浮塵第七次敗在李雲河手上了吧!”


“可不是,昔日李浮塵也算是天才,一直壓制着李雲河,想不到僅僅一年時間,天才就變成廢柴了,實力原地踏步不說,人也變得愚蠢了,明知道不是李雲河對手,還偏要接受對方的挑戰。”


“這你可就錯怪李浮塵了,他從來都是驕傲的人,從不避戰。”


“哎,要怪就怪李浮塵有一個叫關雪的未婚妻,誰不知李雲河也喜歡關雪,他們三人從小一起長大,偏偏關雪早已被許配給了李浮塵,這多少讓李雲河不爽。”


周圍傳來的幸災樂禍笑聲落在李浮塵耳中是那麼的刺耳,以至于他的呼吸也微微急促起來。


一年,一切都發生在一年前。


一年前他在李家絕對算得上天才,李雲河從來都不被他當成對手。


但是有一天,他的天賦忽然失去了,确切的說,是天賦不能再用,每當他聚精會神時,頭就會疼痛欲裂,那種疼痛,讓他根本無法安心修煉,一次交手,李雲河察覺到李浮塵實力沒有絲毫進步,所以就變着法子邀戰李浮塵。


拳頭緊握,李浮塵仰頭望天,内心充滿不屈。


“賊老天,我李浮塵怎麼得罪你了,為什麼要收走我的天賦,你知不知道,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沒有天賦會是怎樣的後果。”

李浮塵心中怒吼着。


可惜,老天是聽不到他内心的聲音。


冷笑的看着李浮塵,李雲河心中十分暢快,對于李浮塵,他一向都很嫉妒,嫉妒對方的爹是李家族長,不管是資源還是待遇,都比他好,若是他的爹也是族長,他的成就肯定超過李浮塵。


現在對方變成了廢柴,族長都沒法偏幫,要知道李家可不是族長一個人說的算,族長後面還有一個長老會,一旦長老會做出決定,族長都無法更改,當然,大多數時候都是族長說的算,長老會一般不會參與家族事務。


“李浮塵,我勸你主動放棄關雪,你一個廢柴根本配不上她。”


丢下一句嘲諷的話,李雲河轉身離開練武場。


觀戰之人一個個都走了,隻留下李浮塵一個人站在那裡。


遠處的亭樓上,一名白衣中年把這一切看在眼裡。


“浮塵,爹雖然身為族長,但這種事情,爹也不能幫你,隻能靠你自己了。”


看着李浮塵受人欺負,他這個做父親的,比誰都難受,可是他很清楚,一旦他替李浮塵出頭,李浮塵将遭受更多的屈辱和憤恨,在這個強者為尊、等級森嚴的世界,一切都要靠自身實力說話,外力或許能讓他表面上風光,可是暗地裡,誰知道會有多少人不屑嫉恨。


夜深如水,李浮塵盤坐在蒲團上,努力修煉着紅玉功。


紅玉功,李家唯一的黃級高階功法,共分七層境界,一年前,李浮塵已然修煉到第三層,可惜這一年來,寸步未進,而李雲河正是趁着這一年時間,把紅玉功修煉到了第四層,這才能碾壓他。


“啊!”


盡管已經經曆了無數次,腦袋的疼痛依舊讓李浮塵忍不住慘叫起來。


這種疼痛,比肉體疼痛厲害一百倍,那是源自靈魂深處的疼痛。

身上汗水淋漓,李浮塵不甘的睜開眼睛,嘴唇因為牙齒緊咬的緣故,鮮血流淌下來,觸目驚心。


“還是這樣嗎?”


李浮塵至今都無法理解,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外在的屈辱對他而言是一個打擊,但是這種一無所知對他而言更是一個打擊,就好像有一條蝕骨毒蛇,一點點侵蝕着他的骨髓,等到他察覺時,骨髓早已被吸盡。


夜色散盡,天亮了。


一大早,李家來了一位客人,是關家族長關嶽。


議事大廳,一身白衣的李天寒熱情的迎了上去。


“關嶽,什麼風把你給吹過來了。”


關嶽身高近八尺,虎背熊腰,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今日閑着無事,過來看看,對了,最近浮塵怎麼樣了?”


“他,還是那個樣子,這件事情對他打擊很大,希望他能挺過來。”


李天寒神情有些黯然。


“不急,或許隻是一時的,我相信他能挺過來。”頓了頓,關嶽從懷裡摸出一支玉瓶,“這裡面是一顆養神丹,或許對他有些用處。”


“養神丹?”


李天寒沒有去接,一臉疑惑。


養神丹可不是一般的丹藥,而是黃級高階丹藥,一顆價值數千金币,對方女兒雖然和浮塵有婚約在身,但畢竟還沒過門,送這麼珍貴的丹藥,讓李天寒有些摸不着頭腦。


關嶽不高興道:“隻是一顆丹藥而已,怎麼,看不上眼?”


“不是丹藥的事情,關嶽,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說?”


多年的老朋友,李天寒知道,對方應該藏着事情。


把玉瓶放在旁邊的桌子上,關嶽難以啟齒道:“天寒,我過來,的确有事情和你商量。”


“說吧!我聽着呢!”


李天寒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清了清嗓子,關嶽道:“就在一個星期前,小女關雪的修為突破到練氣境七重境界了。”


“練氣境七重?”


李天寒倒吸一口冷氣,關雪和李浮塵同歲,今年十四歲,十四歲練氣境七重境界,如果不是知道關嶽為人,李天寒肯定以為對方開玩笑,要知道李家第一天才,今年十五歲的李雲海現在也就練氣境六重境界,而李浮塵和李雲河更是隻有練氣境四重境界,相差足足三重。


“我記得她半年前不是剛突破到練氣境六重嗎?”


李天寒問道。


關嶽苦笑道:“小女天資聰穎,竟然把我關家的水月訣修煉到了第六層境界,你也知道,一定程度上,功法比修為等級更難突破,我關家能把水月訣修煉到第六層境界的,無一例外,全都是歸元境武者,沒有一個練氣境武者。”


“真是妖孽啊!”


李天寒内心感慨。


“天寒兄,小女已經被滄瀾宗收為弟子,所以,這婚約恐怕無法履行了。”關嶽也不藏着掖着了,開門見山道。


李天寒眉毛一挑,“他們年紀還小,現在談婚約太早了一點,可以幾年後再說。”


關嶽認真道:“這也是小女的意思,希望天寒兄成全。”


李天寒臉色變得難看起來,眼睛緊盯着關嶽,“怎麼,你關家是想悔婚?當初主動提出訂下婚約的可是你關家,如今卻是你關家第一個悔婚,你們把我李家當成什麼了,把我李天寒當成什麼了,是不是覺得我李家沒落了,不值得你關家來聯姻。”


“天寒兄,我關家會做出補償的,這一顆養神丹你先收着,過幾天,我關家會把雲霧城最好的關家酒樓讓給你李家。”


既然話已經說開了,關嶽反而放松了一些。


是的,對方說的沒錯,聯姻也要有價值,李家已經連續十年沒有人進入滄瀾宗,而關家蒸蒸日上,幾乎每隔兩年就有一兩位關家子弟成為滄瀾宗弟子。


今年關雪更是提前成為了滄瀾宗弟子,要知道能被提前招收為弟子的,哪一個沒有遠大的前途。


如果僅是如此,關家也不會這麼着急的提出解除婚約,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李家身為雲霧城四大家族之一,實力還是很強大的,不比新興家族關家弱。


可惜李浮塵太不争氣了,本來天賦還算不錯,一年前不知道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天賦居然消失了,一個廢人,如何配得上天之驕女一般的關家第一天才,這是關家不能容忍的。


何況關雪本身也對這門婚約不感興趣,早已不止一次提出要解除婚約,被他一直壓到現在,他自認為已經對得起李家了。


“丹藥和酒樓,我李家都不會要,我李家還丢不起這個人,關嶽兄,這是我最後一次稱呼你關嶽兄,從今往後,你我再無交情。”

李天寒徹底心寒了,關家能崛起,當初少不了李家的幫忙,他如何也想不到,對方會過河拆橋。


“天寒兄,話已至此,我也沒什麼可說的,這次是我關家不對,先行告辭了。”


深吸一口氣,關嶽起身離開。


“丹藥帶上。”


李天寒手一揮,無形勁氣逼發,玉瓶飛向關嶽。


伸手接住玉瓶,關嶽沉默離去。


咔擦!


待關嶽走出大廳,李天寒生生捏碎了座椅扶手,臉色鐵青。


幾日後,關家派人送來了解除婚約的信函,與此同時,整個李家乃至整個雲霧城都知道了這件事情。


無形中,李家和李浮塵都成了衆人的笑柄,茶餘飯後,一個個莫不是把這件事情當成談資,與這個話題相媲美的是關雪成為滄瀾宗弟子的消息,大家心裡都很清楚,關家要一飛沖天了,提前被滄瀾宗收為弟子,這可是雲霧城百年來從未有過的事情。



“聽說了沒,關家關雪要和李浮塵解除婚約了。”


“真是可憐啊,天賦沒了不說,連未婚妻也沒了,天下間最大的打擊莫過于如此。”


“哼,他丢人自己丢人好了,還連累李家跟着丢人。”


“别說了,他來了。”


小道旁,議論聲戛然而止。


李浮塵面無表情的與這些人擦肩而過。


關雪和他解除婚約,他一點都不吃驚,自從對方展現出驚人的天賦後,就已經慢慢變了,雖然表面上依舊溫和禮貌,但骨子裡的驕傲,無論如何都掩飾不了,這是一種天才的驕傲,庸才在她眼裡或許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别,所以現在他隻是有着淡淡的酸楚而已。

真正讓李浮塵接受不了的是,關家的過河拆橋。


當初關家初來雲霧城,備受其它家族的打壓,沒有李家的力挺,關家根本無法在雲霧城立足,為此,李家還得罪了同是雲霧城四大家族之一的楊家。


“這就是人情冷暖嗎?”


李浮塵喃喃道。


和往常一樣,李浮塵來到李家後山山頂。


他喜歡站在高處,可能是因為他骨子裡就想做一個強者,俯視芸芸衆生。


今天的天氣有些奇異,天空中風雲變幻,潮水般的雲彩,透着一絲絲金色。


“若是有朝一日,我能一拳轟開這雲彩,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李浮塵有模有樣的一拳轟向天空,幻想着拳勁貫穿金色雲層,直達星空深處。


咧嘴笑了笑,李浮塵正打算下山。


忽然,他怔住了。


視線中,金色雲層破開一個大洞,一道金色流光迸射而出,朝着他所在的位置激射而來,速度之快,使得時間都仿佛停滞了,天地間,寂靜無聲。


李浮塵想逃,但是身體根本動彈不了。


金光耀眼,李浮塵忍不住閉上雙目,下一刻,眉心一熱,他整個人昏了過去。


李浮塵做了一個夢,夢中,他馳騁萬界,所向無敵,一劍揮去,劍光照耀九重天,一拳打出,拳勁貫穿深淵,直達九幽。


“好爽的夢!”


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李浮塵臉上盡是霸氣。


等李浮塵醒過來時,天色還沒黑。


“發生什麼了?”


李浮塵一臉疑惑,他摸了摸額頭,心神下意識的上升到腦海中。

轟。


腦海劇烈震蕩,一副前所未有的畫面出現在他的意識裡,這裡是一片混沌,混沌中心,有着一團灰色的霧氣,在霧氣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金色小符,金色小符的存在,讓他的精神前所未有的好,灰色霧氣也似乎凝聚了一些,逐漸形成一個灰色光球的形狀。


“這裡是我的腦海,難道灰色霧氣是我的靈魂?那金色小符又是什麼?”


李浮塵心中盡是荒謬,如此詭異的一幕,完全超出他的認知範圍。

視線轉移,李浮塵被灰色霧氣中的金色小符吸引。


金色小符沒有一絲破舊,但卻透着無盡的古樸滄桑之意,仿佛天地初始時就已經存在,而且會一直永恒存在下去。


不知道過去多久,心神疲憊之下,李浮塵的意識被排斥出腦海空間。


“天黑了,先回家去。”


帶着疑惑,李浮塵返回李家。


經過練武場時,李浮塵看到了李雲河,他正在和一個李家子弟切磋。


随意一掌擊飛自己的對手,李雲河朝着李浮塵咧嘴一笑,“李浮塵,有沒有興趣上來比劃兩下,剛突破練氣境五重,缺乏一個對手,你比較耐打一點。”


練氣境,一重比一重難修煉,對方能這麼快突破到練氣境五重,和第四層紅玉功不無關系。


“今天我還有事,過幾天再說。”


說完,李浮塵直接走人。


“這家夥。”


李雲河臉色陰沉下來,這還是對方第一次不給他面子。


“哼,廢物終究是廢物,看來一年不能修煉,已經瓦解了他的意志,連跟我一戰的勇氣都沒有了。”


李雲河冷笑。


吃過晚飯,李浮塵匆匆回到自己的屋裡。


意識進入腦海,李浮塵驚訝的發現,原本是灰色的霧氣,此刻已經變成了灰色的光球,隻有一絲絲霧氣缭繞在外面,看上去朦朦胧胧。


“不知道灰色霧氣變成灰色光球,對我有沒有好處?”


李浮塵心中暗思。


這些事情先放在一邊,意識退出腦海空間,李浮塵開始嘗試修煉。

一刻鐘過去。


半個時辰過去。


李浮塵睜開雙眼,臉上滿是錯愕和驚喜。


以往他隻能聚精會神一會兒功夫,但是今晚,他竟然持續修煉了半個時辰,而且頭一點都不痛。


“難道是因為靈魂的原因,我的靈魂是灰色霧氣,看上去很渙散,現在灰色霧氣凝聚成灰色光球,就可以聚精會神的修煉了?”


李浮塵不傻,很快就想到了問題的關鍵。


這一晚,注定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


原本李浮塵以為,金色小符隻有維持靈魂不渙散的功效,但是接下來幾天,李浮塵知道自己錯了。


金色小符不僅能維持靈魂,更能改造靈魂。


現在他的靈魂不僅徹底凝聚成光球,并慢慢蛻變成淺綠色,随着靈魂變色,李浮塵隻覺得頭腦清晰異常,好像有無數個回路被打通了,思考問題不僅極為迅速,且能夠舉一反三,觸類旁通。


夜晚。


第三層紅玉功運轉開來,李浮塵五心向天,緩慢吸收着天地間遊離的元氣。


待紅玉功運轉至第三十六遍後,李浮塵身體蓦然一震,真氣從第三層紅玉功所屬的經脈中脫離,進入到一條新的經脈中,摧枯拉朽般,這條經脈被打通,緊接着是另一條。


半個時辰過去,李浮塵體内多出了三條新打通的經脈,這三條經脈與第三層紅玉功所屬經脈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副更加複雜的運氣路線。


“紅玉功,第四層了?”


李浮塵吃了一驚。


紅玉功一層比一層難修煉,功意不到,就算打通了那三條經脈,也休想順利運轉起來,而他分明先突破了功意,而後才打通三條經脈。


“一年沒有修煉紅玉功,我還以為起碼需要幾個月時間才能把紅玉功提升到第四層,沒想到隻需要三天時間。”


李浮塵心情振奮,靈魂變色似乎不止讓他的思維敏捷,也讓他的悟性增加了,以前他的悟性雖然不錯,但絕對沒有現在這麼霸道。

晚上修煉紅玉功,白天,李浮塵把時間都花在修煉武學上。


咔擦!


院子裡,李浮塵一掌拍在堅韌的木樁上,剛猛的掌力侵入其中,木樁上半截頓時崩裂開來。


這一掌如果打在人身上,絕對能把人震死。


“大成碎石掌,貌似李雲海都做不到這一點吧!”


碎石掌是黃級低階掌法,剛猛霸道,李浮塵現在修為還低,如果修為達到練氣境七八重,一掌足以碎裂巨石。


修煉掌法在院子裡,修煉劍法,李浮塵喜歡在李家後山。


後山山頂,狂風凜冽,吹得樹木呼呼作響。


手持精鋼劍,李浮塵身形遊走,衣袂飄飛,此刻的他,神情冷峻,雙目如電,不含一絲感情,有的隻是對劍法的炙熱。


噗!


一劍刺穿腰粗樹木主幹,李浮塵手腕一擰,橫削,樹木上半截沖天而起,後發先至,李浮塵同樣躍上半空,一劍揮灑而出。


噗嗤!


虛空中,十字形劍光一閃而逝,樹木上半截四分五裂。


黃級低階劍法,虎牙十字斬大成。


五天時間,碎石掌大成,虎牙十字斬大成,李浮塵的悟性,達至前所未有的巅峰,似乎任何武學在他眼中都沒有了秘密,隻要花費一點點時間,就能把它們修煉到大成境界。


“劍法是立足根本,也是能否進入滄瀾宗的關鍵,似乎,我的劍法悟性要超過掌法悟性。”


同等級的情況下,劍法要比掌法更難領悟,畢竟劍是身外之物,施展起來,哪有一雙肉掌來的随心所欲,可一旦劍法有成,威力就不是掌法能媲美的,一劍之下,非死即傷,十分兇險。


“雲霧城四大家族,我李家勢弱,現在遭遇關家過河拆橋,楊家虎視眈眈,城主也比較親近關家和楊家,若是我成為滄瀾宗弟子,定能幫助李家重返巅峰。”


深吸一口氣,李浮塵眼中閃過駭人的光芒,“滄瀾宗,我一定會進,我要讓所有人看看,我李家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原先對于滄瀾宗,李浮塵有的隻是憧憬,現在,他不僅僅是憧憬,還有着野望。


主宰這個世界的是高高在上的宗門。


李家所在的雲霧城是滄瀾域無數城市中的一座城市,而滄瀾域受滄瀾宗統治。


滄瀾宗是一個劍道宗門,七成以上的人都練劍,不管是家族子弟也好,還是平民子弟也好,都以成為滄瀾宗弟子為榮,要知道,一旦成為滄瀾宗弟子,瞬間就能平步青雲。


這些年,李家有所頹勢,正是因為,李家已經連續十年沒有人成為滄瀾宗弟子了,而另外三大家族,每隔兩年或多或少有那麼一兩人能成為滄瀾宗弟子,此消彼長之下,李家自然越來越衰落,話語權也漸漸淪為末席。



“浮塵少爺,你怎麼來了?”


這日,李浮塵來到武學閣,兩名守閣侍衛和李浮塵打招呼。


武學閣是李家重地,裡面存放着大量的武學秘籍,尋常子弟進入武學閣,必須要申請,李浮塵自然不需要。


李浮塵笑了笑,“怎麼,我不能來嗎?”


“當然能!”


守閣侍衛連忙賠笑。


等李浮塵進入武學閣,一名守閣侍衛道:“真奇怪,浮塵少爺不是不能修煉嗎?來武學閣幹嘛?而且浮塵少爺似乎和往常不一樣,心情開朗了不少。”


“或許好長時間沒來了,進來體驗一下吧!”


另一名守閣侍衛同情道。


武學閣共有三層,第一層擺放的是黃級低階武學秘籍,第二層是黃級中階,第三層黃級高階。


徑直來到第二層,李浮塵開始挑選劍法秘籍。


他一共修煉過兩種黃級低階劍法,除了虎牙十字斬,還有半月劍法,早在一年前,他的半月劍法就達到大成之境,虎牙十字斬難度高了許多,直到現在才大成,這次他想看看,以自己目前的悟性,能否快速參悟黃級中階劍法。


“清風劍法,清風拂面,劍氣逼人,隻覺清風不見劍。”


“飛鷹劍法,鷹擊長空,劍氣縱橫。”


“少商劍法,劍勁雄渾,石破天驚。”


“小周天劍法,……”


“逐流劍法,……”


“潛魚劍法,……”


“八方劍法,……” 


……


武學閣中,大部分都是劍法秘籍,看着一本本劍法秘籍在眼前閃過,李浮塵仿佛看到了一位位劍客崛起或沉淪。


最終,李浮塵選擇了清風劍法和少商劍法。


清風劍法給他感覺意境最高,少商劍法則足夠雄渾霸道。


末了,李浮塵又選了一門旋風腿法秘籍。


這是一門以速度見長的腿法,一旦修煉有成,不但腿法淩厲,趕路速度也會增加,是一門挺實用的腿法。


“一次性選擇三本武學秘籍?”


守閣長老是李浮塵的堂爺爺李德興,頭發花白的他皺起眉頭,說道:“浮塵,雖然我不知道你現在能不能靜心修煉,但就算能修煉,一次性選擇太多武學秘籍并不是什麼好事,武學在精不在多,每一種都學,隻會流于平庸,要知道,貪多嚼不爛。”


李浮塵點頭恭敬道:“長老,這個我知道,我就是拿回去看看。”


“若隻是看看的話,那我就不說你了。”


想到李浮塵不能靜心修煉,李德興感覺很可惜,一年前,論天賦,李浮塵并不遜色李家目前的第一天才李雲海,可惜啊可惜。


第二天一早,李浮塵帶着精鋼劍,再次來到後山山頂。


“清風劍法,劍法細密連綿,修煉至小成境界,一眨眼可揮出三劍以上,修煉至大成境界,一眨眼可揮出六劍以上。”


修煉清風劍法之前,李浮塵測試過自己的揮劍速度,發現一眨眼最多隻能達到兩劍,兩劍和三劍看似隻相差一劍,但其實天差地别,也許這一劍,正是打敗強敵的關鍵。


迎着風,李浮塵閉上雙眼,體會着清風劍法的意境。


良久,睜開眼的李浮塵動了,身形一掠,手中精鋼劍以極快的速度揮灑出去。


風永無止境的吹着,李浮塵的劍法越來越快,隐隐約約,仿佛與風融為了一體,風在哪裡,劍就在哪裡,當李浮塵停下來時,體内真氣幾乎耗盡,整個人氣喘籲籲,汗流浃背。


“不愧是清風劍法,這般消耗真氣。”


越高級的劍法,消耗真氣速度越快,以李浮塵目前的修為,施展黃級中階劍法已經有點吃力,若是施展黃級高階劍法,或許十幾次呼吸就會耗盡真氣。


等真氣恢複的七七八八,李浮塵繼續練劍,周而複始。


一晃五天過去。


“喝!”


迎着風,李浮塵一口氣揮出了上百劍,由于劍速太快,劍仿佛融入到風中,陽光照射下,李浮塵前方的虛空明晃晃一片。


“一眨眼四劍。”


收劍伫立,李浮塵徐徐吐出一口濁氣。


清風劍法的奧妙,他已經逐漸熟悉,說起來挺簡單,其實就是讓劍法契合天地自然界的風,以劍為風,以氣為風,以劍氣為風。


當然,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就不簡單了,若不是李浮塵有着淺綠色靈魂,悟性奇佳,隻怕一兩個月也别想小成。


早上出門,晚上回去,時間不經意的流逝。


第十天的下午。


砰!


一掌拍在大樹上,樹葉紛紛如雨下。


劍出鞘,回鞘。


嘩啦啦啦……


漫天的樹葉盡數被絞碎,剛才那一眨眼,李浮塵揮出了六劍。


“終于大成了。”


李浮塵眼中閃過一絲明晰真理的光芒。


清風劍法,以快制勝,而快到極緻,可以發現一些以前無法察覺的東西,比如以什麼角度出劍最快,以什麼姿勢出劍最快,以什麼軌迹出劍最快。


快,是一個真理,你的速度夠快,别人在你眼裡就破綻處處,快,是一個鐵則,你的速度夠快,你的劍招已經破無可破。


可以說,李浮塵不僅僅得到一門大成清風劍法,也得到了許多劍客夢寐以求的劍道感悟。


劍道感悟這個東西,和悟性有關,和悟性又無關,資質平庸的人,也許長年累月的練劍,可以得到珍貴的劍道感悟,一舉成為絕頂劍客,而悟性高的人,更容易獲得劍道感悟,但也有可能什麼都沒感悟到。


感悟,感悟,有感而悟,光有悟性是不行的。


回到李家,路經練武場時,李浮塵看到不少李家子弟在練武場上切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感覺這些李家子弟的劍法,簡直漏洞百出,如果願意,李浮塵有一百種方法打敗他們。


輕易擊敗一名李家子弟,李雲河目光落在李浮塵身上,“李浮塵,這次你應該不會拒絕我了吧!”


李雲河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浮塵,眼神蔑視。


“你不是我對手。”


李浮塵搖頭。


“他說什麼,我沒有聽錯吧!”


“有好戲看了,李雲河沒有晉升到練氣境五重之前,李浮塵就不是他對手,現在更不是對手,不知道李雲河會怎麼對付李浮塵。


頓時,練武場上騷動起來。


“這是我聽過最不好笑的笑話,李浮塵,你以為裝瘋賣傻就能混過去嗎?”李雲河冷笑的看着李浮塵,一臉不屑。



擡起眼簾,李浮塵淡淡道:“李雲河,其實你本來可以有一個好心情的。”


他真沒把李雲河放在眼裡,雖然李雲河有着練氣境五重修為,但是,實力不僅僅是修為,武學可以讓人越級而戰。


“少廢話,拔劍吧!”


李雲河拔出精鋼劍。


“如你所願。”


李浮塵走到練武場上,與李雲河相距五米站立。


“李浮塵,最近我的逐流劍法剛剛入門,現在就拿你來試劍。”身形掠出,李雲河手中精鋼劍如流水般朝着李浮塵揮灑。


如果是半個月前,李浮塵絕對擋不住李雲河的逐流劍法,但是現在,對方的劍法在他眼裡破綻百出。


身形晃動,李浮塵巧妙的避開精鋼劍。


“放肆。”


李雲河怒了,劍法速度加快。


隻是,他的劍再快,也無法觸碰到李浮塵一絲一毫,李浮塵就仿佛風中楊柳,随風擺蕩,全身上下,透着一股遊刃有餘的韻味。


“不可能?”


李雲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臉龐通紅的他,鼓足真氣,把逐流劍法施展到極限。


可惜,一切都是徒勞。


“李雲河,現在我要出劍了。”


李浮塵話音落下,腰間精鋼劍瞬間出鞘,當一聲,李雲河手中劍脫手飛出。


身形一晃,李浮塵來到李雲河身前,一掌印在對方胸膛上。


噗!


鮮血噴出,李雲河倒飛出去,胸口衣衫粉碎,一個掌印清晰烙印在上面。


“李雲河敗了?”


練武場上,觀戰之人一個個目瞪口呆,呆若木雞。


“這怎麼可能,半個月前,李浮塵還不是李雲河對手,難道這半個月,李浮塵的天賦恢複了?”


“就算天賦恢複,半個月時間超越李雲河,這也太誇張了吧!”


所有人心中都有着不真實的感覺,覺得一切太夢幻。


“李雲河,以前你不是我對手,現在更不是我對手,希望你好自為之。”劍入鞘,李浮塵轉身離開。


待李浮塵走後不久,李家炸開了。


……


“浮塵,你的天賦恢複了?”


餐桌上,李天寒聲音顫抖,母親沈玉燕亦是熱切的看着李浮塵。


“爹,娘,我的天賦半個月前就恢複了,本來打算給你們一個驚喜的。”李浮塵老實承認。


“你這孩子,既然天賦恢複了,怎麼不早告訴我們。”見李浮塵承認,沈玉燕又是驚喜又是責備。


“哈哈,上天終究沒有放棄你,也沒有放棄我李天寒。”


李天寒仰天大笑,心中郁氣一散而盡。


這一年來,他和李浮塵一樣,心中郁悶憋屈無處可說。


雖然他是李家族長,地位尊貴,但是在這雲霧城,他們李家江河日下,不僅被楊家遠遠甩開,連新興家族關家都超過了李家一些。


原本李雲海和李浮塵都是李家的希望,完全有機會成為滄瀾宗弟子,一旦兩人成為滄瀾宗弟子,李家就有重返巅峰的機會,至少不會像現在一樣,每況愈下。


退一步說,哪怕沒有這些負擔,哪個父親不希望自己的子女有出息,有大成就。


可是突然之間,李浮塵的天賦就消失了,沒有原因,也沒有解決辦法,他表面上不急,心裡急得很。


現在,一切都重回正軌。


“對了,浮塵,你是怎麼打敗李雲河的,你可是一年沒修煉了?”沈玉燕提出疑問。


李浮塵早已準備好說辭,“這一年裡,我每天都在嘗試修煉,但每次都痛苦無比,天賦恢複後,我發現自己修煉武學十分專注,比以往專注十倍,所以劍法進步很快。”


“禍福相依,一年不能修煉磨練了浮塵的意志,且讓他對修煉有一種常人無法擁有的執着,修煉起來自然事半功倍。”李天寒不疑有他,給出了合理的解釋。


“這倒也是。”


沈玉燕感慨萬分,覺得世間之事太奇妙了,根本說不清。


晚餐氣氛極為歡快,這是一年來的第一次。


另一家晚餐就顯得微妙了許多。


“雲河,說說怎麼回事?”


餐桌上,李鐵山詢問李雲河。


李雲河此刻依舊失魂落魄,聞言喃喃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看到李雲河這個樣子,李雲河的哥哥李雲海哼了一聲,“我早就和你說過,你的劍法漏洞很多,基礎不穩,一個區區李浮塵就讓你敗得幹淨利落,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好了,雲海,怎麼說他也是你弟弟,說話留點情面。”兩人的母親訓斥李雲海。


“一點小小的打擊都接受不了,如何成大器?”


李鐵山十分不滿李雲河的表現,他和李天寒争鬥了這麼多年,一直遜色對方一籌,族長之位也沒能競争到,所以對兩個兒子抱有很大的期待,大兒子不用說,身為李家第一天才的他,有希望成為滄瀾宗弟子,二兒子這一年的進步也不錯,但今天的表現,讓他很失望。


李雲海見李鐵山神色不滿,風輕雲淡道:“爹,你放心吧,有機會我會替弟弟教訓一下那個李浮塵的。”他從來沒把李浮塵放在眼裡,一年前他也不認為李浮塵的天賦能媲美他。


夜深如水,淡淡的月光透過紗窗,照射進李浮塵所在的屋子裡。


呼!


吸!


李浮塵的呼吸極為悠長,一呼一吸之間,隐隐有淡紅色光芒在腹部閃爍。


早在一年前,李浮塵就已經達到練氣境四重後期境界,若不是因為耽擱了一年,達到練氣境五重後期不難。


一年的時間,想要彌補,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李浮塵首先要做的是把紅玉功突破到第五層,加快提升修為的速度,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能在未來不長的時間裡,把紅玉功提升到最高境界第七層。


腦海中,随着李浮塵修煉真氣,淺綠色靈魂中,出現了一絲絲綠色,仿佛一根根絲線一樣,圍繞着金色小符旋轉。


深夜時分。


李浮塵腹部的淡紅色光芒突然大盛,在其體内,真氣脫離第四層紅玉功所屬經脈,往另一條隐秘經脈鑽去。


一條,兩條,……


真氣足足打通了五條經脈,使得李浮塵體内的運氣路線圖更為複雜起來。


“紅玉功第五層了。”


吐出一口熾熱的氣息,李浮塵睜開雙眼,滿臉喜意。


功法層次越高,他修煉真氣的速度越快,相對應的,真氣爆發威力也越強。

……




 
未完待續      




微信篇幅有限,後續内容和情節更加精彩!

長按掃描下方【二維碼】繼續閱讀~~~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