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穿》第一百二十章 意外

2019-08-13 03:00



第一百二十章  意外

她這一坐倒,不由慘叫了一聲,顯然是腳踝扭傷了,隻見她痛楚的厲害,眼淚滾動的不停的滴落下來

“你這又是鬧哪出啊。。”

我有些無奈的拍拍額頭,想把她扶起來,卻被一把甩開。

“别碰我。。”

飽滿挺翹的前胸劇烈起伏着,銀牙緊咬的都要碎掉的樣子,不知道我在那裡得罪過她一般。

這前恭後距的激烈态度變化,是要怎麼回事。

“且不用你好心。。”

她繼續激烈反應者,支撐着身體想自己坐起來,卻牽動了扭傷的痛楚,不由再次淚水滑過面頰。

“你難道不是故意要把奴留下來羞辱的麼。。“

”這是什麼莫名其妙的話

“我應該是第一次認識你,還是在梅山行館把。。”

“怎麼,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誰麼。。“

她的俏臉一窒,露出些許驚異和難以置信。

“你是誰啊,我隻知道你是崔女正,我阿姐的賓客而已。。”

我隻有一種匪夷所思的無力感,這麼方才還是好好的,現在就變成一哭二鬧的苦情戲了。

“卻也是,妾身這種,。。當入不得眼中”

她卻有些自嘲的,陷入另一種自艾自怨的情緒中。

”邊讓我去自生自滅把。。“

這女人喜歡找死麼,我管不着,不過因為她的逆反心理,把别人的善意當作驢肝肺來浪費中,就叔可忍嬸不可忍了。

“那怎麼行呢。。”

我毫不猶豫的道

“難道救你回來,就是為了再次便宜街上那些兇徒嗎。。”

“就是這樣吧,你看夠了,滿意了把,”

她有些不顧形象的破罐破摔的叫喊起來

“盡情的嘲弄我把,我就是這樣不知廉恥,被人棄若荸荠的女人啊。。”

“真是莫名其妙的女人。。”

我上前不由分說的,把她強行攙扶起來。

“我欠你的麼。。”

回應我的是,啪啪臉上挨了兩下,不由有些生氣的把她的手臂被翻扭到身後,然後她哀哀痛叫着,根本站立不了,不由蹲跪在地上。

然後我發現,她被裙賞包裹的渾圓臀部,就這麼株在我的大腿上,隔着一層布料那中軟綿綿觸感,讓我神差鬼使的将手掌放上去。

她像是被烙鐵燙到一般,火燒火燎一般的激烈掙紮起來。然後我就忍不住重重拍了一下,蕩蕩顫顫的回饋手感甚好,就像是一時激起千沖浪,更加拼命的掙紮起來,卻受制我緊握的手腕和腳上的扭傷無力,

然後我狹促心大作,就像是偷吃糖果被抓住的小孩一般,用膝蓋墊住她的小腹,繼續不輕不重的打起渾圓之物來,

“奸賊”“惡徒”“無恥之輩。。”

她一邊哭泣一邊口口聲聲罵出來的話語,我是聽的含糊不清,隻覺得軟軟糯糯的别有風味。然後變成徹底的哭聲和戚戚。

她罵一聲,我拍打一下,越拍打感覺越好,甚至産生某種節奏感來。。我甚至輕輕哼出一首童謠來

“我有一個好爸爸。。打起屁股啊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清脆的響聲,伴随着歌聲,和随着她漲紅的面容,蕩漾在滾圓的兩瓣之上,也讓她露出無地自容的表情,

随着我越發激烈和動作,她發出無力看距的哀憫聲,羞恥之極的恨不得下一刻就這麼死掉算了。而她上身的兩團滾滾,也随着在顫動全身的反應中,在我膝蓋邊緣輕輕搖曳出一波波,令人賞心悅目的顫顫巍巍。

然後,突然一聲令人心神動搖的尖亢嘤咛。

她身體痙攣起來,扭挺着像是躍出水面的飛魚一樣,哭聲都變調了,又像是嚴重脫水的魚兒,激烈喘息着,将身體扭動到一個極大的幅度。

我趕忙放開她,難道就這麼被我打屁股打的崩壞掉了,卻見她嗚嗚有聲的像被割喉的小動物,手撐在地嬌軀輕輕抽搐着,持續的打着擺子,最後脫力失神的癱坐在地面上,

然後,我看到熱乎乎的一團水漬,很快地下身的裙擺中浸濕出來,又流滿了一大攤,居然就這麼被我拍打失禁了了。

這一刻,她梨花帶雨的潮紅臉蛋兒,看起來格外妖娆妩媚,動人之極。讓我不由想起了一句太祖名句“須晴日,銀裝素裹,分外妖娆。。”

被我攔腰抗上肩膀,不顧她已經有些無力的踢打叫喊,哭泣着,徑直穿過走廊,來到她的房間,一把放在床上,然後反關上門,在某些奇異的眼光中,硬着頭皮特地交代好好照看之類的,就不用贅言了。

相比我的蘿莉運,我的女人緣,就這麼糟糕麼,我有些自嘲的想着。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之後,我反而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對她了。

監禁調教哀羞悶絕什麼的雖然想過很多次,但不知道為什麼,卻沒法對她狠下心去下手的理由,難道是因為想守住一種感動和美好的情節。

要知道,在這下城一片亂糟糟的情況下,是消失掉個吧女性,根本如大海撈針一般,無從追尋的,就算她有一個女官的名号,也是一樣。

“你也知道了。。”

“廢話,全都知道了。。“

”你弄出又哭與鬧的那麼大動靜,死人都被你給驚醒了”

“更别說,還有人跑來和老娘旁敲側擊,”

她有些抓狂的捏着拳頭,對我大聲抱怨道

“說什麼要看的開放,大肚些。。羅氏還沒有子嗣什麼的”

“大你妹啊,為什麼要和老娘說這種東西。。”

“老娘還沒嫁人。。還在享受青蔥可愛的年紀。。”

“為什麼也要因你這種破事中槍啊。。”

“淡定。。淡定。。你的形象啊”

我隻能如此安慰道

“老娘還有形象麼,都讓你給折騰光了。。”

打鬧發洩了一陣之後,她才遞過來一份策劃和報告,卻是我們兩家聯手,關于城中變亂的推測成果。

然後,根據這些天第五平他們收集的消息,和我們在梅山行館的見聞,多少整理出一點脈絡和傾向來。

所以說上城裡的上位者,都是一群王八蛋,按照我們的初步分析,

大概就是上層有人,為了最大限度利用清遠叛軍的價值,而不惜犧牲都城和治下百姓為代價,刻意制造出叛軍破城的機會。

事實上,因為天黑夜亂,乘亂進城的叛軍,其實不多,但卻給了各種壓抑許久的牛鬼蛇神,挑出來作亂和以懲私欲的機會和借口,

我們之前在梅山行館遭到的前幾批“暴民”的攻擊,估計就是陳夫人這個層次的政敵,或是其背景勢力,脫不了幹系的。

借助城中大亂的機會,隻需要一群“亂民”或是“暴徒”,就可以讓自己的對頭從肉體層面上永遠消失,再沒有如此簡單便捷的手段和誘惑,很容易就讓人打破政治鬥争的底限。

然後就是上城和老城的拱衛和殿前諸軍的調動,為最上層的陰謀者提供了某種幕府中奪權的契機,以及有人乘機夜犯禁宮,裡應外合劫奪天子的事情,結果事情敗露,天子陰差陽錯的出逃到梅山行館,

他們也幹脆撕下面皮,調動私屬的武裝,将錯就錯,假意叛軍的名義,不惜代價的拼命攻打梅山行館,試圖将天子搶到手。

結果被我無意間給破壞了他們的圖謀,所以說事後,我應該可以從幕府的當權者那裡,得到相應的補償和賞識才對。

如何利用陳夫人所代表的政治派系和在天子身邊留下的印象,将之充分變成現實的利益和助力,第五平他們也給出了幾個候選方案。

“經此一亂,陳夫人他們所代表的政治傾向,應該可以取得上風了把。。”

謎樣生物總結道。

“這倒未必啊。。”

“無論是激進的主戰派,或是主張保持現狀的緩圖派,都有相應現實原因和需求吧。。”

我開始進入的某種推理宅屬性模式

“什麼需求,”

謎樣生物疑惑道

“不容忽視的内部矛盾,外部轉嫁的迫切需要啊。。”

我繼續道

“因此清遠軍之變,對他們來說,既是好事,又是壞事。”

“好事是,各種拖後腿的弊端,再也無法掩蓋住,或者能夠讓幕府諸公坐視不管,起碼好一番整頓和内部梳理”

“站在對方的陣營,也要有壯士斷腕,舍棄部分勢力,來保全自身的心理準備。”

“對于在戰事中飽受傷痛的廣府士民來說。無論如何也需要一個轉移矛盾和關注力的目标和出口啊,所以必有一戰”

“壞事是,北人居多的清遠軍出了變亂,無論上層如何支持主戰派的觀點,短期内也無法将戰争準備,進行下去了,相反還要進行大規模的清查和整頓,軍中的主戰派,也不可避免受到影響的。”

“甚至可能在幕府上層的壓力下,不得不放棄部分戰事發起的主導權。。”

“政治權衡,異論相攪,可是上位者最基本的功底”

“你繞來繞去,都把我說糊塗了。。”

謎樣生物抱怨道。

“嗯額,那就一句話,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顯然不是我們這種小身闆參合得起,債市票行什麼的主意,就不要打了。。”

“我們什麼都不用做,隻需坐享其利靜觀其變好了。。”


話說,我的唐殘隻剩創世相關的渠道可以看了,在起點發布的幻唐和三穿都玩球了,編輯也不知道啥時候可以解封,所以真的是沒法子了。


逼得我豁出老臉跑來琢磨公衆号怎麼發布了。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