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訴 | 本該是我的婚禮,我卻成了伴娘

2019-08-11 17:30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摳腳蘿莉」每天中午推送
圖 / 花瓣網
來源:沐兒的後花園(ID:muaihhy)


01.


那麼多次出差,我從來沒有像這次一樣不情願,也從來沒有像這次一樣歸心似箭。


隻因為,再有半個月,就是我的婚期。我就要和褚亮牽手,步入婚姻的殿堂,成為快樂而幸福的美麗新娘。


好在一切順利。與對方公司交涉的每個環節,都沒有出現任何枝節。又加上我把日程安排得緊鑼密鼓,原本十天的出差行程,僅僅用了六天時間,就全部完成任務。


對方公司也非常滿意,要安排送行晚宴,但被我推掉了。


當晚,我便直達機場,飛回了我所生活與工作的城市。


下了飛機,我直奔我的婚房而去。


我沒有給褚亮打電話,發短信——我要給他一個驚喜!


我甚至設想,當褚亮看到我突然從天而降站在他的面前,一定先是睜大了眼睛,繼而如夢方醒,熱烈地緊緊擁抱我......


褚亮的車子停在小區裡固定的車位,這說明他在家。我腳步更加輕快了。


我輕輕打開門,蹑手蹑腳往裡走。


推開卧室門,我卻像遭了雷擊一樣杵在了那裡——


我看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醜劇。


這幕醜劇的男主角,自然是褚亮。


女主角,竟然是我的親妹妹小婕!

 

02.


難以抑制的羞恥和憤怒使我渾身顫栗,我感到一團烈火像遊蛇一樣,在我的體腔裡,在我的每一條血管裡,奔突。


我“啪”地一聲,甩了褚亮一個響亮的嘴巴,又一掌掴在妹妹的臉上。


我胡亂抓過來他們的衣裳,狠狠摔在二人身上,吼道:“披上你們的人皮!”


這麼多年,我從沒打過小婕,因為她雖然一直作天作地,但她是我妹妹!


而這一刻,我隻想打死她。


兩個人都愣在當場。


我卻痛哭起來,仿佛做錯事的是我。我覺得丢臉!仿佛是自己被人捉了奸一樣,擡不起頭來。


“玩玩嘛,何必這樣認真……”褚亮的聲音很低,但還是清晰地傳入我的耳朵,錐子一樣刺痛了我的耳鼓。


“你滾——”出離憤怒的我,對着褚亮吼。


褚亮真的“滾”了。


屋子裡隻剩下我,和已經穿好衣裳的妹妹。


我原本覺得,小婕會痛哭流涕地說自己糊塗,求我原諒,向我忏悔。誰知她用手揉了揉剛剛被我扇過巴掌的臉,眼睛裡射出陰風一樣的冷光。


她淡淡地說:“這一巴掌打得好!我就不再欠你什麼了。我和你,兩清了!”


“什麼?隻這一巴掌,你就和我兩清了?就能抵得過你做的醜事?他是你姐夫啊!”


“姐夫怎麼了?在沒有舉行婚禮之前,他就是自由的!”


“我和他領過結婚證的!”


“一張紙有什麼了不起的。”


小婕的邏輯完全是強盜式的。接下來,小婕甩出的一番話更讓我如遭五雷轟頂:


“實話告訴你吧,我已經懷了他的孩子。馬上的婚禮,女主角應該是我,也必須是我!我可沒那麼好說話,他别想玩了姑奶奶,就一拍屁股走人!”

 

03.


褚亮很快就知道了小婕懷孕的事。


之前他一丁點兒消息都不知道——小婕對他隻字未提。


雙方的父母也知道了這事。


我父母覺得沒臉見人。驚愕之餘,馬上考慮怎麼處理婚禮這件事。


婚禮的日子一天一天迫近,婚宴的酒席已經訂好,請帖也已經在親朋好友中散發過了。誰也沒想到竟生出這樣的節外之枝。


讓我沒想到的是,父母決定,婚禮照常進行。


母親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求我依了小婕,退出将要舉行的婚禮。


我無所謂,那個混蛋,反正我是不會嫁了。但我希望我的父母,能為我做一回主,退婚,帶小婕打胎。


“小婧啊,你妹妹不争氣,現在孩子也懷了,還能怎麼樣呢?何況,褚亮雖然不是東西,他的父母,還是通情達理的。他們家的家境......”


“可請帖上,寫着的是我的名字!”失望的我,跟母親提了這個細節問題。


不料母親說:“那倒沒有大礙。你叫小婧,妹妹叫小婕,兩個字有點兒像。到時候就對親朋好友們說,打印店粗心大意寫錯了。”


母親說,木已成舟,不能讓妹妹的孩子,一出生就沒有爸爸。但我知道,他們更害怕的,是現在悔婚,親朋好友面前,顔面掃地。


因為父母的哀求,為了家庭的顔面,為了家醜不外揚,我屈服了。


我答應成全妹妹和褚亮。


讓我沒想到的是,我已經委曲求全到這種地步,小婕竟然還在我流血的傷口上撒一把鹽。


她竟然要求我,去給她做伴娘!


我自然不從。


母親再一次老淚縱橫:“親妹妹的婚禮,姐姐不去參加,别人會怎麼想?聯系到請柬上的名字,他們一定會嚼舌的。為了這個家,你就再委屈一下,好嗎?”


鬼使神差,我竟然答應了。大概,我也想看看,到時候褚亮是副怎樣的嘴臉。

 

04.


舉行婚禮的日子如期到來。


小婕穿上了原本該由我來穿的漂亮婚紗,楚楚動人。在人前顯山露水,和前來賀喜的親朋好友打着招呼,說說笑笑。


而我,卻穿上了伴娘的禮服。乳粉的禮服,在我眼裡是那麼暗淡。我的臉上,生硬地擠出來一抹笑。我猜,那笑肯定比哭好看不到哪裡去。


參加婚禮的親朋好友們,眼見着臨陣換新娘,雖然都感到詫異,卻一個個秘而不宣似的,誰也沒有開口相問。


這避免了我們預期的尴尬,母親原本準備好的說辭也沒能派上用場。


然而,婚禮舉行得并不順利。


先是褚亮的母親,遇到了身穿伴娘服的我,偷偷把我拉到僻靜處。


她未曾開口便先抹淚,哽咽地說:“小婧啊,事情怎麼會到了這個地步?小婕的品性,根本沒辦法和你相比。娶她進褚家的門,我打心底裡一百個不願意!再說,這樣也太委屈你了,對你太不公平!”


褚亮也走了過來。看得出,他雖然衣着光鮮,臉上卻沒有做新郎的激動與幸福。


“小婧,現在說什麼都遲了,我知道你不會原諒我。但是,小婕有了孩子,我也沒辦法......”


我冷笑,轉身走了。


婚禮還沒有結束,我就悄悄離場了。


我實在看不下去,這一群烏合之衆的大戲。 


05.


小婕從小就任性。


她喜歡搶我的零食,搶我的玩具,我時時處處讓着她。沒想到的是,她竟然連我的未婚夫都搶。


他們結婚後,雖說我裝着不在意,但心裡這根刺,卻總梗在那裡。


我考慮過像電視劇寫的那樣,辭職,去另一個城市。但一切哪有那麼簡單,我的工作,是我這麼多年闖下的江山,我怎麼可能,就這麼辭職,從頭開始累積。


再說,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辦:我雖然沒和褚亮結成婚,卻要去和他離婚——結婚證上,還是我的名字!


我不想和小婕或褚亮說話,就讓我媽替我約時間,和褚亮去民政局。


沒想到,褚亮卻不同意。


他找到我,請求我給他半個小時時間。


他給我講了,他和小婕滾床單的經過——


褚亮是獨生子,家境殷實富足。又加上長得帥氣潇灑,對她心儀暗戀的女孩自然不在少數。小婕明明知道我的存在,但還是不由自主地加入了暗戀者的隊伍。


由于我和褚亮的戀愛關系,小婕常常以“姐夫”的稱謂親熱地叫着。以至于褚亮在心底覺得她“活潑可愛”,交往起來便無拘無束,一些小節更是不計較也不講究。


那個周末,我出差在外,小婕找了個理由,把褚亮約到了一家酒吧,還在褚亮的酒杯裡放了藥……


褚亮沒能逃過此劫,稀裡糊塗地就和小婕去賓館開了房。


事後褚亮表示後悔,并譴責小婕使手腳。但小婕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年輕人玩玩而已,不會向褚亮索要什麼,也不會要求褚亮承擔責任。


這樣一來,倒讓褚亮不好意思了,甚至覺得自己有點兒小氣放不開。


後來的事順理成章,小婕幾次引誘,褚亮便幾次都做了偷腥的貓……


我隻覺得惡心:“現在還跟我講這些,有意義嗎?我不想知道你們的醜惡勾當,是怎麼開始的。你就是個惡棍,害我還未婚,就成了離異。”


“我們可以重新開始的,小婧。”褚亮一臉的誠懇。


見我一臉的厭棄,褚亮道出一個石破天驚的消息——


小婕根本沒有懷孕!


原來,結婚後,褚亮幾次拉小婕去産檢,她都不願意。


一次褚亮急了,直接把她抱上了車。她在慌亂之中攤了牌:“我根本就沒有懷孕!”


這無疑又是一個晴天霹靂,褚亮又一次被炸得暈頭轉向,找不着北。


“你說什麼?!”


“我根本就沒有懷孕!”


“那你為什麼撒謊?”


“為了取代小婧!為了得到你!”


不擇手段......卑鄙無恥......那一瞬間,這些個帶着驚歎号的詞語,像一群暴怒的雄獅,在褚亮的意識裡狂吼不已。


他狠狠地舉起巴掌,仿佛要用盡全身所有的力量,扇了出去。


“啪”地一聲,這一記猛扇,他卻打在了自己的臉上。


怪誰呢?歸根到底,他也是自作孽。


06.


褚亮要小婕搬離新房。


小婕回了娘家,求我出面替他說話。


我不無揶揄地說:“你不是會偷嗎?不是會搶嗎?你也可以重新設個局,再把他騙進來呀!”


碰了一鼻子灰的小婕,竟然指責我,說我冷血、自私。


褚亮死活不同意跟我離婚,他說,他愛的是我。


“愛”這個字,從這個人渣嘴裡說出來,簡直讓我想吐。


“你當我們姐妹是什麼?任你玩弄的木偶嗎?”我沒好氣地說。


“姐妹?你妹妹可沒把你當姐姐。小婧,我不會和你離婚的。除非你去法院起訴。那樣,當初為什麼是你妹妹和我參加婚禮的内幕,就會曝光了。”褚亮無賴地說。


我靈機一動:“如果你真想和我重新開始,我們先去離婚,然後你重新向我求婚。一切從頭再來。”


褚亮同意了。


費勁周折,我終于拿到了那本離婚證時,一下子覺得松了一口氣。


時隔不久,褚亮竟然真拿着一枚2克拉的鑽石戒指,重新向我求婚。


“去死吧,你這隻偷腥的貓!”我冷淡地說。


我看起來毫不在意,整個身子卻還是變得冰涼。畢竟,這個男人,是我用盡熱情愛過的。當初,他向我求婚時,我是那麼的欣喜。


不過幾個月時間,天塌地陷。我現在隻為我曾經愛過這個人,感到惡心。


幾個月後,我還是辭了職,來到現在我身處的這個江濱小城。


生活在那個城市,我沒法完全遺忘。


在這個陌生的地方,沒有人認識我,沒有人知道我的過去。哪怕賺的少些,卻能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 全文完 -

更多精彩故事,請點這裡↓↓↓

約P成瘾後,我約到了女友的閨蜜

實錄 | 繼父惹出閑話,母親罵我是紅顔禍水

實錄 | 為了一套二手房,她爬上了房東大叔的床

結婚5年,他還留着前女友的裸照。

實錄 | 他守着她,看她家男人來往門庭若市

“扶兄魔被野花打臉後選擇自殺”

傾訴 | “沒出息!沒給家裡換來一分錢,還讓人白睡了兩年!

我這樣自卑地愛過你。

《作者》

後花園作者春風秋水,河南省作家協會會員,自由撰稿人。首發沐兒的後花園(ID:muaihhy)。

點個在看,讓我知道你看啦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