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小别離” | 孩子和家長的二次成長

2019-08-10 14:00

天使姐有話說

在我的私人朋友圈裡,一兒一女的假期生活總是豐富又充實,不是在美國百年曆史的學校上課,就是在澳大利亞的大海上看野生海豚起舞,要不就是完成了必寫的假期作業之後,來一堂腦力激蕩的思維訓練課……有的朋友看了就問我:孩子的暑假到底應該怎樣安排?怎麼學、怎麼玩、怎麼休息,才是一個合理又有意義的暑假?

領隊媽媽,是堅果派在暑假帶隊出訪夏校的核心力量之一。從她們的視角,可以對這部分朋友的困惑做出一些解答。她們中的大多數,也把孩子送進了夏校學習。無論是自己的孩子,還是隊裡其他孩子,他們在暑假裡的變化和成長,對于正在為孩子規劃暑假的家長,有着不可多得的參考價值。

徐珊

33歲,曾在某國駐華使館商務處工作,現為外企高管

2018年英國夏校米爾菲爾德(下文簡稱米菲)的領隊媽媽

見到徐珊第一眼,心底有問号:此人不瘦啊!簡曆上自稱“熱愛運動”是不是真的?

在一連串咯咯咯的笑聲中,徐珊向我解釋了她熱愛運動和微胖的關系。“我一直就不瘦,但我很喜歡運動,每周三次普拉提,兩次舞蹈,教室裡都是前凸後翹的女人,而我的目标就是做一個柔軟的胖子。我先生也愛運動。我們是在遊泳俱樂部認識的。我家裡有各種各樣的運動器材。大兒子也喜歡運動,每周兩次網球,一次足球。”二兒子剛兩大個月大,去年去米菲時她有孕在身,倒時差不費力,不需要午休充電,每天各種暴走,遇事反應快,她把這些都歸功于自己多年的運動習慣。

愛運動的人性格不會太差。這句話我從徐珊那裡聽說,深以為然。看到她的狀态,聽到她講述做領隊媽媽的故事,我相信這句話在她身上的作用,也深深感到堅果派好眼光,會選人。


“徐老師,你提醒我孩子多喝水!”

“領隊媽媽”是做什麼的?不同人有着不同的理解。是事無巨細的媽媽?是幫忙拎包提鞋的保姆?還是關鍵時刻能“推”孩子一把的導師?

之前徐珊也有過這樣那樣的想象。接受堅果派培訓時,她對于堅果派給出的“領隊媽媽”的定位非常認同:幫孩子完善自我,給孩子一個安全的栅欄,但我們不要把手伸進栅欄裡。

但是家長們的認知程度不一。剛到米菲的那幾天,徐珊收到最多的家長微信是:徐老師,你提醒我孩子多喝水;徐老師,你讓我孩子幹嘛幹嘛……

“也不是像家長以為的那樣我和孩子在一起的時間很多。領隊住在校外,每天早中晚三頓飯會見到孩子。白天上課不能參與。我會一直坐在操場上,孩子有事可以在課間出來找到我。室外活動我在一旁觀看。晚間自選活動我和他們在一起。周三周六兩次遠足,學校邀請我作為志願者參加,主力工作人員仍然是米菲的老師。做夏校,他們有着非常成熟和自成一套的體系,不需要外人過多插手。我以為孩子們的學習生活我會參與很多,實際并沒有。

但是在需要領隊的時候,米菲也不會“客氣”。徐珊就親自處理了一起米菲老師的訴求。事由是即将參加“三一考試”的中國孩子總是和本國朋友在一起,老師提醒她應減少和本國人在一起的時間,尋找機會多練聽說,由徐珊代為轉達和勸說。 

出發前,堅果派的培訓周到、細緻。之前曾帶隊去過米菲的培訓師講得尤其仔細,給了徐珊很大幫助。到達米菲之後,遇到拿不準的事,她還會和這位老師私信請教。整個暑假,堅果派的管理層人員駐紮在英美兩國,巡視十幾二十幾所夏校,有問題随時溝通随時解決。

剛剛抵達米菲時,學校也對領隊進行了培訓和考核,成績在90分以上者才被允許進入學校陪同孩子。聽到孩子們在談論政治宗教話題時你應該怎麼做?當孩子受到性侵來向你求助,你應該怎麼做?孩子的哪些行為是真正的危險行為需要引起你的關注?這些都是徐珊印象很深的題目。米菲的培訓和考核,在教育心理學的範疇進一步規範了領隊的工作。

即使如此,弄不清楚領隊應該做什麼而不能做什麼,還是讓其他機構的兩位領隊落得被禁止入校的結局。教育的意義,領隊的定位,通過這兩個例子也促使徐珊進一步思考。



有“希望孩子的回憶中沒有我”的領隊媽媽嗎?有!

被禁止入校的兩位領隊,一位在早餐時把自己的手機借給孩子往家裡打電話,被校方指出幹擾校規。在夏校,孩子何時用手機、用多久,有着嚴格規定。這位領隊招架不住孩子想家的哀求。

另一位男性領隊面對一直哭、一直想家、無法控制情緒的女孩,一次又一次擁抱安慰,米菲高度重視未成年人保護,警告無效後禁止領隊入校。

被禁止入校是領隊工作履曆上的敗筆,也使得他不能再照看孩子們,徐珊從“情緒健康”的角度對這些事有自己的解讀:做領隊很操心,但她希望自己能做一個“輕風格”領隊。


傳遞信息,不傳遞焦慮

焦慮會導緻領隊越線,做不該做的事。在孩子眼中,一個急赤白臉和校方争辯的領隊是不體面的、不具說服力的。領隊要充當家長和孩子之間的傳話筒,誠實傳遞信息,但不受他們情緒的左右。兩方意見沖突時,隻要不涉及安全,徐珊都會以孩子意見為主,但是會告訴家長:您孩子的意見是……“比如一個媽媽火急火燎讓我叫她的孩子給她打電話,我問孩子,孩子想想說不用,那麼我就告訴媽媽:他說現在不用打。”還有一個要上台表演節目的女孩,忘帶簪子了,媽媽托徐珊買,評估了一下米菲的地理位置,她覺得這個任務有難度。和孩子商量,孩子說:沒有簪子也可以,我綁兩個辮子。“孩子雖然小,但是自己想出了解決辦法。”徐珊這樣回複了她的媽媽。


不缺席,但也不打擾

學校不許領隊參與的場合就不參與,允許領隊參與時保證在,而且不走神。“但我不會去打擾孩子。有些情況,隻要不影響安全,說了可能會讓孩子不舒服,我選擇不對孩子說,對家長說,并且是就事論事的态度。例如看到日本孩子做事有條理,不丢東西,在餐廳吃飯能把餐具都收拾利落,我會在群裡和家長說說,給大家一個反思。”有一個孩子在國内是小有名氣的街舞童星,兩周内的派對、聯歡、才藝表演,他一次台不上,隻做觀衆。徐珊試探地問他為什麼不上去露一手,他說:我想有選擇不上台的自由。她立刻明白了。“我不會去強迫他,也不評判他,這是他的夏校。”


少些控制,不刷存在感

孩子出發前,徐珊對家長說:“我也是媽媽,我兒子7歲,也報了堅果派的夏校,我理解大家的心情。我希望兒子最大限度地享受夏校,而不是過被人安排的生活,也不要做個四體不勤五谷不分的小少爺。”做媽媽,徐珊控制欲很低。做領隊,首要的安全保證了,她希望自己的控制欲、存在感低一些。“孩子們将來回憶這段經曆,隻有歡樂,沒有我,沒有一個領隊總盯着他們。”


安全不容商量,該說的一定要說

“輕風格”領隊并非不分輕重,對于安全的考量絕不能含糊。“不許走路看手機!不然别走!”這種簡短有力的否定句,徐珊會很嚴肅地孩子們說。一個女孩回國時帶了一個布袋上飛機,裡面裝着很多紀念品、毛絨玩具,外面叮裡啷當挂了一堆小玩意兒,她沒有把護照放在徐珊建議的地方,而是草草往布袋裡一扔。“我再三叮囑她裝好護照,她還是落在了飛機上。雖然後來取回來了,但這是我工作的一個瑕疵。我一直在自責,無論她煩不煩,我都應該再多說幾句,多說幾句能少很多麻煩,領隊作為成年人有這個責任。”



尊孩子為師,領隊媽媽可以學到很多

不止一個孩子,在為期兩周的時間裡推翻了他們留給徐珊的第一印象。這讓她感到意外,也讓她和孩子們相處起來有了更多樂趣和挑戰。不得不承認,孩子都是在大人看不見的地方成長,以謙卑的姿态面對孩子,大人可以學習到很多。

一個外表文弱的男孩,在同伴受傷時沖上去幫忙,積極地和老師溝通。自己的眼睛不慎被樹枝劃傷,不哭不叫非常淡定,令徐珊對他刮目相看。

吃飯時,一個孩子發現餐廳裡挂着多國國旗卻沒有中國的,團結起幾個小夥伴一起向校方提出申訴。雖然一時間場面有點緊張,但最終孩子們接受了校方的解釋,平息了怒氣,讓徐珊有感于赤子之心美在無邪。 

給她好好上了一課的是女孩小A。她和C是很好的朋友。當徐珊誇小A做得對,批評C不對時,小A臉上沒有一絲喜悅之色,她全力維護着朋友,幫朋友辯解。

“我們成年人對朋友還有這份信賴嗎?我們還肯在自己已經獲得利益的時候為朋友仗義執言嗎?”

堅貞,徐珊用這個詞形容兩個女孩的友誼。成年人的世界裡常見“塑料姐妹”、“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這兩個女孩讓她回憶起自己的少女時代,讓她有慚愧之情。


曾有人質疑:短短兩三周,孩子們能學到什麼真東西?能有多大程度的變化?徐珊認為,解答這個問題,不在于花了多少錢,上了什麼課,同伴教育在其中起着至關重要的作用。一個自認為英文不錯的孩子,在夏校見到了英文更好的夥伴,不止英文好,還很樂意助人,不止是樂意,還有很好的處事能力去實現助人目标,他們内心受到的觸動,不是一筆錢、一堂課能替代的。

“小堅果很樸實。他們的朋友圈裡沒有炫耀,隻有提起這段經曆的幸福感、滿足感。”種子已經埋下,未來可期。

和歐美孩子相比,中國孩子安靜、羞澀、交際能力和運動能力遜色。但徐珊認為,那不是他們的“錯”,那是在特定環境中通過訓練可以改善的。觀察下來,她倒是覺得中國孩子最急需提高是獨立自主生活的能力。

無論是宿舍老師還是教學老師,對中國孩子的評價都很高,稱贊他們團結、有責任感、有價值觀。起先徐珊還覺得那是英國老師的“正面激勵法”,甚至是“客套”,等到結業式上,100多名孩子競争12個獎項,最終她帶領的3個小堅果憑借自己在這半個月中的表現拿到獎,她發自内心的驕傲了!那一刻,她真想像媽媽曬娃一樣,在朋友圈曬出這些孩子,為他們叫好!4名參加“三一考試”的孩子也很争氣,以全A成績順利過關!



每一類家長都有他的風險和收益,

無論怎樣請先做好自己

在堅果派做領隊媽媽,讓徐珊有機會接觸到衆多中國家庭,她試圖在他們身上看到可以借鑒的地方,又或者是需要自查反省的地方。她用自己的方法把家長分為四類。每個家長對孩子都有期待,同時有控制,一橫一縱兩軸相交,家長分布在高控制高期待、高控制低期待、低控制高期待、低控制低期待,這四個象限。

“兩者都高,結果最容易失控。因為那太需要精細管理了,家長難道沒有自己的事情做嗎?兩者都低,就是父母缺位、失職。控制高、期待低,常常出現在隔輩養育的家庭,老人照顧得極其到位,但是老人通常不能幫助建立遠大志向,也不能設定明确目标帶領執行;控制低,期待高,我就是這樣的媽媽。期待不一定以‘高低’論,隻要是明确的、符合孩子特點的,都是好的期待。”

養育兩個男孩,徐珊并沒有叫苦不疊。那麼多養育男孩的人在頭疼什麼她知道嗎?

她說:“我知道,但我覺得辦法總比問題多。男孩精力旺盛容易生事,我就帶着他們四處遛,讓他們好好做運動。女兒那麼多要操心的,養男孩我隻需要調動他們的主觀能動性,隻需要激勵他們做個男子漢!”說到這裡,徐珊手握拳頭,用力做了一個Fighting的姿勢。

無論是哪種家長,都有各自的風險和期待,但是徐珊的兩點建議可以給到所有家長。


你需要真正了解你的孩子。

出發前,一個媽媽認為孩子肯定會大犯手機瘾,另一個媽媽認為孩子肯定會想家到發瘋,實際上,前者沒有手機玩不停,後者出現了嚴重的手機依賴,全程懶得給家裡打一個電話。一個當着媽媽扮演紳士的孩子,到了國外就開始放飛自我、口無遮攔,回京見到媽媽,瞬間回歸紳士狀态。這些親眼所見讓徐珊感歎,不能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孩子,何談因材施教?


過好自己的生活,把精力放在刀刃兒上。

在某種程度上,安全和收獲是互相制約的。要絕對安全,收獲就會小一點。放開一點限制,收獲才可能增加。夏校是一個大體上安全但畢竟陌生的環境,在安全有保障的前提下,家長對吃什麼喝什麼、磕磕碰碰受點小委屈這類事别太放在心上,這樣才能給孩子一個充分浸入的機會。教育孩子任務多,時間長,明智之舉是把關注點放在重要的事情上,把精力放在刀刃兒上。

米菲之行,一位媽媽的平和理性徐珊很是推崇。女孩每天給媽媽打電話哭訴想家,抱怨自己的英語老師。媽媽并沒有陪着孩子一起哭,而是懷着極大的耐心告訴她,困難隻是暫時的,勸她往前看,往開心有趣的事情上看。媽媽也沒有給領隊提出額外的要求,而是每天和徐珊互相鼓勵。事後這位媽媽說:我也很擔心,但如果我陪着女兒一起哭,她說想我,我說想她,那日子就更難熬了,遠隔千裡我畢竟做不了什麼。

這個女孩在結業儀式上摘得Miss Fun大獎,對自己的突破可想而知。徐珊由衷為她高興,更佩服女孩媽媽的智慧。

你是什麼樣的人,就是什麼樣的家長,做好自己,孩子會被你影響。


掃碼獲取 夏校一手信息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