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06:劉姥姥一進榮國府

2019-08-10 06:30

這年秋盡冬初,天氣逐漸冷起來,家中冬事未辦,劉姥姥便帶着孫兒闆兒往榮國府裡去

原來這一家也姓王,二十年前原本和金陵王家聯過親,隻是後來家道中落,兩家便疏遠了起來

劉姥姥到了榮國府角門前,隻見車轎來往不絕,便不敢過去,先撣了撣衣服,又教了闆兒幾句話,然後蹭到角門前

隻見幾個挺胸疊肚指手畫腳的人,坐在大闆凳上談天說地

劉姥姥便湊上前問了安,衆人打量她,又問她從哪裡來的

劉姥姥賠笑說,找太太的陪房周瑞周大爺,不知道哪位爺可以幫忙把他請出來

衆人聽了都不理睬,半日才說讓劉姥姥在牆角下等着,一會兒他們家就有人出來了

人群之中有個老年人勸道,何苦這樣耍劉姥姥,又對劉姥姥說,周瑞已經往南邊去了,他的娘子卻在家,劉姥姥若要找,從這邊繞到後街上後門上去問就是了


劉姥姥道了謝,帶着闆兒,繞到後門上,門前歇着幾個做生意的擔子,吵吵鬧鬧有三二十個小孩子在那裡玩鬧

姥姥便拉住一個,問周大娘可在家

孩子們說這裡有三個周大娘,還有兩個周奶奶,不知劉姥姥找的是哪一個

劉姥姥說是太太的陪房周瑞之妻,孩子說這個容易,說着便蹦蹦跳跳地引着劉姥姥進了院門

周瑞家的聽見聲響忙迎了出來,劉姥姥忙說周嫂子好,周瑞家的認了半日,才認出是劉姥姥,忙把她迎進屋去

到了屋裡,周瑞家的和姥姥扯了些家常,又問起姥姥今日是路過,還是特地來的

劉姥姥答道,原本是特地來瞧瞧周瑞家的,二則也請姑太太的安,若能夠領自己見一見更好,若不能,便借着周瑞家的轉達緻意了

周瑞家的聽了,便猜中了劉姥姥的來意

因劉姥姥的女婿曾幫過周瑞,現在劉姥姥這樣來了,一則難卻其義,二則也要顯露自己的體面


周瑞家的便笑着讓劉姥姥放心,她大老遠誠心誠意地來了,豈有不讓她見個真佛的道理,論理,人來客至回話,與自己是不相幹的,皆因姥姥原是太太的親戚,又來投奔自己,自己就破個例,幫姥姥傳個信去

周瑞家的又告訴姥姥,如今太太不大管事,都是琏二奶奶管家,就是太太的内侄女,小名鳳哥的

劉姥姥聽了,連連納罕,說這麼說來自己還得去見一下王熙鳳了?

周瑞家的忙稱是,如今太太事多心煩,有客人來了,能推過去的就推過去了,都是鳳姑娘周旋招待,現在甯可不去見太太,倒要見她一面,才不枉來這裡一遭

劉姥姥連連稱謝,因說這鳳姑娘今年大不過二十歲罷了,竟有這樣的本事,難得能夠當這樣的家

周瑞家的笑着說道,這位鳳姑娘年級雖小,行事卻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一般的模樣,少說有一萬個心眼子,再要說起她口齒伶俐,十個會說話的男人也說不過她,隻是有一件,就是對待下人太嚴了些


正說着,小丫頭回報說,老太太屋裡擺完了飯,二奶奶在太太屋裡

周瑞家的聽了忙起身,催着劉姥姥快走,這一下來鳳姐吃飯是個空兒,兩人先趕着去,如果遲了一步,回事的人也多了,就難說話了

說着兩人收拾一番,往賈琏的住處來

到了倒廳,周瑞家的讓劉姥姥先等一等,自己先過去

周瑞家的把劉姥姥的來曆告訴了平兒,又說劉姥姥大老遠的特地來請安,當日太太是常會的,今日不可不見,所以自己把劉姥姥帶來了,等鳳姐下來,自己細細地回明,想必鳳姐不會責怪自己莽撞

平兒聽了,心裡有了主意,讓把姥姥和闆兒叫進來,先在這裡坐着

劉姥姥和闆兒兩個才入了院裡來,平兒向姥姥讓座,姥姥見平兒遍身绫羅,插金戴銀,便以為是鳳姐,正要叫姑奶奶,忽見周瑞家的稱她為平姑娘,才知道是個有些體面的大丫頭


不一會兒丫環來報奶奶下來了,之後有兩人擡了一張炕桌來,桌上盤子裡滿是佳肴,仍是滿滿的魚肉在内

闆兒見了,便吵着要肉吃,劉姥姥一巴掌打了他去

忽見周瑞家的笑嘻嘻地走過來,招手叫她,姥姥會意,于是帶了闆兒,跟着周瑞家的到堂屋裡

鳳姐周身華麗,端端正正地坐在那裡,平兒在旁邊捧着茶

鳳姐也不接茶,也不擡頭,慢慢地問,怎麼還不請進來,擡身要茶時,見周瑞家的已經帶了兩個人在底下站着,這才忙欲起身、猶未起身時,滿面春風地問好

劉姥姥已是拜了又拜,問姑奶奶安

鳳姐忙讓周瑞家的把姥姥扶起來,又說自己年輕,不大認得,不知是什麼輩數,不敢稱呼

周瑞家的回道,這就是自己剛剛回明的劉姥姥

劉姥姥在炕上坐下,闆兒便躲在背後,百般地哄他出來作揖,他死也不肯

鳳姐笑說,親戚們不大走動,都疏遠了。知道的,說你們厭棄我們,不肯常來,不知道的那起小人,隻當我們眼裡沒人似的

姥姥忙念佛道,自己家道艱難,走不起,來了這裡,沒得給姑奶奶抹黑,就是管家爺們看着我們這些窮親戚也不像話

鳳姐笑說,這話聽着讓人惡心,自己不過賴着祖父虛名,做個窮官,不過是個舊日的空架子,俗話說“朝廷還有三門子窮親戚”,何況你我




鳳姐說着,又問周瑞家的回了太太沒有,周瑞家的說等着鳳姐示下

鳳姐說讓周瑞家的去太太那裡瞧瞧,要是劉姥姥有人有事就罷,得閑就回,看怎麼說,周瑞家的便答應出去了

鳳姐讓人抓些果子給闆兒吃,剛問些閑話時,就有許多媳婦管家的來回話

鳳姐說自己在陪客,晚上再來回,若有很要緊的事,就帶進來現辦

平兒出去回了,說自己問過了,沒什麼要緊的事,就叫他們散了

這時周瑞家的回來,說太太說了,今日不得閑,鳳姐陪着也是一樣,多謝這些老親戚費心想着,若是來這裡逛逛便罷,若是有别的事情,告訴鳳姐也是一樣的

劉姥姥說,不過是來瞧瞧姑太太、姑奶奶,也是親戚們的情分

周瑞家的說道,沒甚說的便罷,若有話,隻管回二奶奶,和回太太是一樣的。一面說着,一面給劉姥姥遞眼色

劉姥姥會意,未語先飛紅臉,忍恥說道,論理今天初次見到姑奶奶,原不該說,隻是大老遠地奔了這裡來,也少不得說了


剛說到這裡,小厮回說,東府裡的小大爺進來了

鳳姐忙制止劉姥姥不必說了,一面問,你蓉大爺在哪裡呢?

隻聽一路靴子腳響,進來了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

劉姥姥此時坐不是,立不是,藏沒處藏,鳳姐笑說,姥姥隻管坐着,這是自己的侄兒,姥姥方扭扭捏捏在炕沿上坐了

賈蓉笑道,自己父親打發自己來求鳳姐,說上回老舅太太給鳳姐的那架玻璃炕屏,明日要請一個要緊的客人,向鳳姐借來略擺一擺就送回來

鳳姐說,說遲了一日,昨兒已經給人了

賈蓉聽了,嘻嘻地笑着,在炕沿上半跪着說,嬸子若不借給他,父親就又說自己不會說話,又挨一頓好打呢,嬸子就當可憐侄兒,把炕屏借給自己

鳳姐笑說,偏他們王家的東西是好的不成?你們那裡放着那些好東西看不見,偏惦記着她的

賈蓉笑道,哪裡有嬸子的東西好,隻求嬸子開恩

鳳姐這才願意把炕屏借出來,命平兒娶了樓房鑰匙,派幾個穩妥的下人去擡

賈蓉喜得眉開眼笑,說自己親自帶了人去拿,别由他們亂碰,說着便起身出去了

鳳姐忽又想起一件事來,忙向窗外叫,蓉哥回來

賈蓉複又轉身回來,垂手侍立,聽何指示

鳳姐隻管慢慢吃茶,出了半天的神,又笑說罷了,讓賈蓉先走,晚飯後再來說,這會子有人,自己也沒精神了

賈蓉應了一聲,才慢慢地出去


這裡劉姥姥心神方定,才又說,自己今天帶了闆兒過來,也不為别的,隻因他老子娘在家裡,連吃的都沒有,如今天又冷了,越想越沒有活路,隻好帶着侄兒來投奔鳳姐

姥姥說着又推闆兒,說他爹在家裡怎麼教他說話的,如今卻隻在吃果子

鳳姐早已明白了,笑說自己知道了,又問周瑞家的姥姥不知用過早飯沒有

姥姥說一大早就往這裡趕,哪裡有吃飯的功夫

鳳姐忙命人傳飯,一時上好了飯菜,鳳姐說自己不能陪了,讓周瑞家的照看着

鳳姐下來,又問起周瑞家的才回了太太,太太說了什麼

周瑞家的回道,太太說兩家原本不是一家子,隻是都姓王,當年又和太老爺在一處做官,偶然連了宗的,這幾年也不大走動,當時他們來一遭,卻也沒虧空了他們,如今既然對方來瞧自己,是他的好意,也不能簡慢了他,便是有什麼說的,憑鳳姐自己裁奪就是了

鳳姐聽了說道,自己說呢,既然是一家子,如何自己連影子也不知道


說話時,劉姥姥吃完了飯,拉着闆兒過來,咂舌咂嘴地道謝

鳳姐笑道,劉姥姥剛才的意思,自己已經知道了,若論親戚之間,原該不等上門就有照應才是,但如今内家雜事太繁,太太漸漸上了年紀,一時想不到也是有的。況且自己近來接管着這些事,都不大知道這些親戚們。二則外頭看着這裡轟轟隆隆,卻不知大有大的艱難,别人聽着也未必信。如今劉姥姥既然來了,又是頭一次向自己張口,不好叫她空着回去。可巧昨天太太給自己的丫頭們做衣裳的二十兩銀子還沒動,姥姥若不嫌少,就暫且先拿了去

劉姥姥先聽見告艱難,心裡便突突的,後來聽見鳳姐給二十兩,喜得渾身發癢起來

劉姥姥說道,自己也知道是艱難的,但是俗語說的: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憑她怎樣,您老拔根汗毛也比我們的腰還粗呢!

周瑞家的見她說得粗鄙,隻管使眼色止她

鳳姐看見,笑而不睬,隻命平兒把銀子包來,再拿一吊錢來,都送到劉姥姥的跟前

鳳姐說這二十兩銀子,暫且給孩子做件冬衣,這吊錢雇車坐吧,天也晚了,自己就不虛留他們,到家裡該問好的問個好吧


姥姥千恩萬謝,拿了銀子錢,跟着周瑞家的到了外面

周瑞家的說劉姥姥,怎麼見了鳳姐就不會說話了,開口就是“你侄兒”,自己說句不怕劉姥姥惱的話,便是親侄兒,說話也要和軟些。蓉大爺才是她的正經侄兒呢,她怎麼又跑出來一個侄兒了?

劉姥姥笑道,自己見了鳳姐,心眼裡愛還愛不過來,哪裡還說得上話

劉姥姥又在周瑞家坐了半時,仍從後門回去了


簡評:

06對應《紅樓夢》原著第六回的内容,這一章雖然是以劉姥姥這個配角的視角來寫,然而透過劉姥姥一路的經曆,我們卻能夠看到賈府内部複雜的人際關系、發展境況,甚至一些主角不為人知的性格特點。

以往讀《紅樓夢》,隻記得劉姥姥是一個無知的鄉野老婦,是書中的笑點擔當,然而這次再看紅樓,卻發現曹公筆下的劉姥姥,固有無知粗鄙的一面,卻也有真誠質樸,大智若愚的一面。比如,劉姥姥的女婿狗兒因為無錢過冬,在家裡喝酒生氣,家裡人也不敢頂撞。這樣的男人本是極其無能的,沒有能力養家人反而拿家人撒氣,而劉姥姥是這樣規勸的——

“咱們莊稼人,哪一個不是老老誠誠的,守多大的碗吃多大的飯。你皆因年小的時候,托着你那老人家的福,吃喝慣了,如今所以把持不住。有了錢就顧頭不顧尾,沒了錢就瞎生氣,成個什麼男子漢大丈夫呢?”

劉姥姥一眼看出了自己的女婿并不是個能用的人,反而是家中的消耗者,消耗家中的錢,也消耗家人的感情,“有了錢就顧頭不顧尾,沒了錢就瞎生氣”,之後姥姥又說:“這長安城裡,遍地都是錢,可惜沒人去拿罷了。”

我讀到這句話,隻覺得這和現在人們說的“遍地都是機會,看你肯不肯幹”是一個道理,無論在古代還現代,有能力的人在任何環境裡都能賺錢,無能力的人沒錢還要喝酒拿家人撒氣。

劉姥姥可能并不如賈府的人受過良好的教養,但是依然有生活的智慧,外表看起來的粗鄙,不過是封建社會下沒有錢受教育的人的正常表現罷了。

劉姥姥進賈府,有意思的是和現代一樣要“找關系”,先和守門的人笑臉相迎,把周瑞家的位置問出來,再找周瑞家的攀關系,幫忙聯絡一下鳳姐,周瑞家的也并不能直接見到鳳姐,而是要先和鳳姐的貼身丫環平兒說明,等到見了鳳姐,還要說明自己祖上和對方祖上的關系。

一直到劉姥姥見到鳳姐,中間經過四五道人傳話,無非是體現“關系”,這個在封建社會維系利益的主要紐帶。

借着周瑞家的口對鳳姐的評價,既可以看出鳳姐的主要形象,也顯示出賈府主仆之間的矛盾,“就是對下人太嚴了些”,之後鳳姐又把應該給丫環們做衣服的二十兩給了劉姥姥,又是主仆矛盾的一大體現,鳳姐用仆人們的錢可以說是比較随意的,後面還有鳳姐把下人的月錢拿出去放高利貸,緻使下人們怨聲載道,這也為後面鳳姐小産後放權給探春李纨等人的情節埋下了伏筆。

一個人的真正的品德,不是表現在對待一樣身份的人的時候,而是體現在對待地位低于自己的人的時候。從鳳姐對待地位不如自己的劉姥姥的态度上,我們也能夠或多或少的看出王熙鳳這個人物,其他隐藏的品性來。

剛開始見到劉姥姥,王熙鳳派了周瑞家的去回王夫人,問一問劉姥姥的底細,賈府親戚衆多,有謊稱來攀附的應該也有,王熙鳳這樣的行為是謹慎的。待探清楚了劉姥姥的身份,王熙鳳先是說自己這樣的大家子過着也艱難,看似是搪塞劉姥姥,卻也在另一方面反應了賈家的逐漸沒落的境況。劉姥姥原本以為鳳姐說自己過着艱難就不會幫助自己,沒想到鳳姐給了自己二十兩,高興得粗話都說出來了,然而鳳姐并不生氣,反而多給了一吊錢,讓劉姥姥雇車回去。總體看王熙鳳的反應,對待劉姥姥這樣貧苦的親戚,鳳姐也願意略略地施以援手,并不計較對方的冒犯,這樣寬容的鳳姐,是和平日與府裡的人相處的情形是不一樣的。

再說賈蓉借完炕屏,鳳姐又叫回了賈蓉,兩人的反應顯示出鳳姐和賈蓉,甚至是東府有什麼秘密,有的人從這裡猜測鳳姐就是“養小叔子”的,我認為是不和邏輯的,賈蓉是鳳姐的侄兒,并不是鳳姐的小叔子,寶玉才是鳳姐的小叔子才對。鳳姐“出了半日的神”,說明這是一件自己比較關切,甚至讓自己擔憂的事情,但不适合在客人面前講出來,結合後面秦可卿之死,我推測此時秦可卿已經生了病,而鳳姐與秦可卿素來交好,此時賈蓉來了,本想問一問他的妻子病情怎麼樣了,但是秦可卿所患是漏下之病,婦科之病不宜唐突問起,所以才讓客人走了以後,再讓賈蓉來回。從鳳姐這樣反常的反應,或許鳳姐也知道秦可卿與自己公公的事情。


推薦閱讀: